我的位置: 首页 > 安顺 > 正文

怒放的生命绚烂如初!追记关岭自治县驻村干部陈庆松(下)

  “有的人走了,却永远活在人们心中。”

  1月17日上午10时,关岭自治县殡仪馆哀乐低回,气氛肃穆。上千名干部群众自发来到陈庆松追悼会现场,前来送他最后一程。当天,天空降起毛毛细雨。

  几天前,记者来到陈庆松所驻的村——新铺镇新龙村。推开陈庆松办公室房门,陪伴他一起“战斗”过的红色冲锋衣静静地搭在椅子上,夜晚加班常用的茶杯、吃的消炎药还在桌上放着。只是那个经常夜晚加班的身影已不再回来,房间显得格外清静。

  “在关岭即将迎接脱贫攻坚胜利曙光的时刻,他却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噩耗传来,关岭自治县的干部群众为陈庆松的突然离世感到痛心。



2006年3月,陈庆松(左二)在董箐水电站库区板贵乡勘测被淹没征用土地。陈永文供图


  2019年7月,陈永文到所负责的杨柳组开展走访工作。早上出门,直到中午还没走访完包保贫困户,想到杨柳组离村委有5公里远,他决定一次性走访完,再回到村委吃午饭。

  下午两点多还不见陈永文回来,陈庆松带上一碗粉和一瓶水,步行5公里将午饭送到陈永文面前。

  “他不会开车,却步行5公里给我送来吃的,每每回忆起他笑着将粉和水递给我的画面……”话至此处,陈永文眼里泛起泪花,转头用手轻轻擦掉。

  对待同事,他细心照顾,对待工作难题,他以钉钉子精神啃“硬骨头”。



2013年9月陈庆松(左三)陪同市移民局、县移民相关领导到马马崖库区岗乌镇小盘江村检查指导水库移民搬迁安置建房情况。陈永文供图


  新龙村村主任助理卢朝富,与陈庆松共同负责纳朵田组村民小组。谈起他生前做群众工作时认真负责的态度,卢朝富竖起了大拇指。“陈庆松来驻村的时候,纳朵田组还剩下十余户农户没有搬,都是难啃的‘硬骨头’。他每天挨家挨户、不厌其烦地走访,设身处地站在群众的角度考虑,打比方、举例子,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最后成功搬迁。”

  “上个星期还来我家里贴连心卡,怎么说没就没了,那么好的人,太可惜了。”获悉陈庆松逝世的噩耗,搬迁群众冯忠进脸上难掩悲伤。他指了指坐着的沙发说道:“家里的沙发、桌子、电饭煲、电磁炉都是他买的,他看到我瘫痪在家生活困难,不仅帮我申请了低保,走访时,还常常给我带来生活物资。”

  2018年,冯忠进患了中风,手脚肌肉萎缩,家里失去了主要劳动力,就靠妻子在社区扶贫车间工作,取得微薄的收入,全家人生活陷入困境。陈庆松了解情况后,自己花钱为冯忠进家买了基本的家具家电,每月至少要来走访两三次,发现生活有困难了,总会把粮食、油、盐等送上门。


2015年10月,陈庆松向关索街道办大桥村黔中水利枢纽工程征用土地农户宣传解释该户被征用土地测量情况。陈永文供图


  搬迁户朱艳的大女儿在县城思源学校就读,她在幼儿园当保育员,白天工作忙,为了让教育扶贫政策宣传到户到人,陈庆松总会不辞辛劳第一时间把信息告知朱艳。

  “我平时工作较忙,孩子在学校里有什么补助政策,陈大哥都会及时通知我,他考虑到我没有时间,就会把资料带到我上班的幼儿园给我签字。他还让我们把他的手机号码存起,有困难就找他,现在再也没有机会给他打电话了。”说话间,朱艳掉头拭去眼泪。

  “他工作20多年,多半时间都在基层扶贫一线。”关岭自治县生态移民局原副局长陈永文介绍,从2011年驻村到2020年,过去的10年来,他做事既踏实、敬业,又富有激情,始终把村民的事当成自己的事。无论安排什么任务,他都尽职尽责,按时保质的完成任务。因为工作扎实,哪家哪户什么情况,他了如指掌。

  陈庆松一直都在基层,照顾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妻子姚露身上。家庭遇到困难,姚露都会选择自己先解决,不给陈庆松压力。

  为了感谢妻子的默默付出,陈庆松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去回报家人。只要有空回家,他都会“宅”在家里一整天,为家人做上一桌饭菜,陪家人吃一顿团圆饭。

  “他这个人平时比较内向话不多,但做事很细心,虽然他不能照顾家庭,但我们一家人都无条件支持他的工作。”姚露说。

  对于孩子,陈庆松每晚睡觉前总会打电话或接视频,了解孩子的生活和学习,时刻叮嘱孩子好好学习。这样的习惯,从他驻村开始,一天都没落下,这也成了父子俩每晚的“默契”。

  “他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再和同事们一起‘并肩作战’了,没有看到最疼爱的孩子长大成人。现在我们一家人只想对他说,愿天堂没有病痛!我们会以你为榜样,一定会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姚露说。

  生命测量人生长度,精神诠释人生高度。陈庆松走了,永远的告别了家人、同事、朋友……但他身上散发出的精神之光,照亮了那条扶贫路,照亮了奋斗的新时代。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胡丽华 张赛

编辑 向淳

编审 胡丽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