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文化 > 正文

花好月圆 | 陈志军:明月照相思


今晚,有一种特别的安谧与恬静。月儿高照,天地间是无边的水晶般的清澈,美艳至极,也把那无边的清澈泼洒到我的窗前。

  

山高月小。


每年,明月来邀我。先是在我的玻璃窗前探出一枚像硬分币大小圆圆的身子来,留下一个模糊的剪影,而后,当我在推开窗户的一刹那,月儿会被放大很多,再把它如银的清辉整个儿的泼向你,那一刻满屋生辉。于是我知道,久违的中秋节又到了。


中秋月格外的明亮剔透,冰清玉洁样,也不乏多了一丝孤悬寡寒,是因为太久远的时光的浸润和岁月打磨的结果吧!在我看来,看到的更多的是它的另一面:含情脉脉,温情融融,莫不让人勾起不尽的回忆与思念来,抑或凝聚起一片浮想翩翩的情愫 ,随着岁月的流逝,剩下的全部都是追忆……


这个地方叫半坡乡,地处偏僻,与几个不大的山寨一同坐落在半坡的山腰上。


那年,我一参加工作就在半坡乡。不久,与家在山寨的一个女大学毕业生处上了朋友。之前,她在半坡乡实习,我们的爱情单纯而快乐,曾把爱编织成长长的梦,期盼着有朝一日梦能成真;也曾经一遍遍地山盟海誓过,就若同半坡乡门前那条云中蜿蜒的国道既很有些诗意又直指向远方……那年那月那日明月可以作证,青山可以作证。可是,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中秋节的当天下午,她以就业之名突然说要去深圳。她姐夫是一个台商,姐姐和姐夫在那边开工厂,她学的是金融与财会管理,那边需要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她正好派上用场。临走那晚,月儿格外圆润亮堂,仿佛离半坡乡和山寨很近很近,只要伸手,便触手可及!但是也就是在那个月圆之夜,月圆却情缼,我们终被残酷的现实撕裂成了两半:她去了遥远的深圳,而我却留在了偏僻的半坡乡。


行前,已是第二天临近拂晓,我去送她,小站在山脚下,抄近要走一段山路。踏着月光与雾色的交融,掺合着山花的芳香,枝叶婆娑与小草在朦胧中摇曳着,伴我们一起走。久久,双方都没有开口说话;不是没话可说,而是彼此祝福也好、因不舍曾经挽留也罢,这样的话不知说过多少遍,若老话重提显得多余且伤感,唯有默默而行!在路大套一点的地方,我们肩并着肩走;在小路的窄处,我们一前一后。这拂晓前的夜是极安静的,月儿也是水晶晶的透明,一如我们表面波澜不惊的心境。我只希望这脚下的路永远没有尽头,明月也永远不要落下,更不想看到东方马上要升起那轮躁动不安的太阳……但是小站上,随着长途大巴一声嘀鸣,她最终还是从我的视线里彻底地挣脱了去。


多少年来,半坡乡和山寨的月儿圆了又缺,缺了又圆,依然一年年的轮回。其间,有我数不清的对月的痴迷和凝望,直至把月儿想成一弯瘦月,或只剩下半轮残片……


就我来说,从一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到后来终变成了人到中年的汉子。早几年前,乡镇机构改革撤乡并镇撤掉了半坡乡,我去了另一个大镇并走上了领导岗位挑起了大粱。然而,心还是当年的那颗懵懂的心,情还是那片痴爱的情与忠贞不渝的爱。不忘初心,那年半坡乡是我参加工作的第一站,也是我初恋的地方,所有的总是难忘的。尽管许多年过去了,曾经的那乡那初恋那轮明月,随着每年的今秋月儿圆,都会固执地在脑海中浮现开来,我想可谓明月照相思!大抵不过如此吧!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年已惘然。”有时我曾沉思,那种早已经离别了的和远去的初恋是否值得留念?非要矢志不能忘却吗!但是沉思过后即是释然,就像人的生命好比旅程,你曾经对她有过接纳和给予生命的土壤,她曾经把根生长在那里过,无须让她泯灭!尽管不能厮守一生,心里也就应该给予她更多的善良和包容!


有人说中秋月好是好,只是过于冷寂了一点;也有矫情的人说秋月是悲情的,多有哀怨。而面对今晚的明月,我则不然,反倒让我格外的享受到有一种美的天籁与静谧!领略到她的美轮美奂与圣洁!心仿佛受到月光的洗礼,一切令人不愉快的烦恼、困惑,褶皱于心的东西,都将被今晚的月光之手终抚平而去。


作为乡镇基层干部,长年工作在外,如羁旅天涯的游子,每到中秋明月夜,做儿女的会叨念高堂父母,做丈夫的会思念自己的妻儿,情侣会思恋他的另一半。此刻,在不同的地方以及不同的岗位上,兴许大家都在共同守望着天空中的那轮圆月,思念可以成为一条无形的天路,不论路程有多远,你只需把祝福一并合在双手十指间,抬头望明月,大家终可以聚集和团圆在一轮硕大的明月之下。


午夜。月上中天。又是一年月儿圆!


文/陈志军

文字编辑/邱奕

视觉实习编辑/杨简

编审/李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