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市州县新闻>黔南 > 正文

“藏”起来的人生

  每逢周日,都匀市云宫花城一旁的花鸟市场就格外热闹,在市场深处有一家名叫“逸品斋”的古玩店,店铺不大,古玩物什却十分齐全,像花鸟市场一般热热闹闹,琳琅满目。


  逸品斋的店主徐士群,1964年出生于河南驻马店的他,2005年应同乡邀约,来到都匀销售药草,同乡口中大有前景的行业,却让他赔得一干二净。


  虽然药草生意失败,但要强的他并没有放弃,而开始接触玉石行业,看到“倒卖”的差价,便试着将河南省南阳市玉石带来都匀出售。“开始的时候没有摊位和门面,天一黑,就在百子桥桥头垫上一块布,摆地摊销售。”他说,那时都匀卖玉的人不多,竞争小,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很快就捞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后来,在一个开发商老板的帮助下,徐世群用第一桶金,在西苑后门租下了属于自己的门面,取名“玉集雅玩”,在那之后,徐士群开始收集售卖其它种类的古玩,正式进入古玩界。


  初入古玩行业的他,找来许多古董文物方面的书籍,2005年的发行关于研究文物的杂志——《艺术》,里面的内容将徐士群深深吸引,其中有关齐白石的对联、许多古文物的记载等等。收藏这些书,仿佛可以从中听到,许多古老的物件或者字画自己开口说话,述清时代与岁月的痕迹。他还收藏有更早书籍,比如木刻版的《石头记》和《易经》,多年后红色的封面依旧醒目,古老而朴素,没有花边的修饰,木刻的书页更是体现知识的“厚重”。


  徐士群从基础入手,遇到不懂之处,向前辈们请教,或者与古董收藏爱好者交流,渐渐地积累了相关经验,在业内也被越来越多人知道。更重要的是,15年来,他游走甘肃、青海、嘉峪关等各地寻宝,常常深入各个古老村镇收购古物,足迹遍及大江南北……他记不清自己走过多少地方,但是他总忘不了淘到“宝贝”时的欣喜之情,给了他认真与执着,使得他在这个行业越站越稳。


  9月4日,记者在“逸品斋”采访中,徐士群提到了一个对于他来说非常重要的人——收藏家李笑容。谈及李笑容,徐士群表示十分感激,两人都因热爱收藏古玩,一见如故,徐世群一有不懂的就会向其请教。他说李笑容是他的好友更是他的老师。有一次一农民工在工地施工时,挖到了6个银元,到徐士群店中问是否收购,徐士群不懂便赶紧揣了一个样品请李笑容帮忙鉴定,得到李笑容的认可后才统统收下。


  在经营之初,为保证所售物品的丰富性及信誉度,徐士群推崇“以藏养藏”的理念。他说,收藏是件很费钱的事,但若能在收藏的过程中,很好地运用“换、让、拍、补、扩”五字方针,即“以藏养藏”法,则能使藏品量更大、品更精、更易出成果。


  每一件古物,都是悠久而深厚的人文积淀,标志着某个地区某个时期的历史文化。在新近购买一批古董后,徐士群总是第一时间查阅资料,认真研究,弄清楚该物品的来龙去脉,正确的判定其真伪,然后再明码标价销售,因此,他能底气十足地以“买卖成交,随时可换”为标准做古玩生意。说话间,他打开了一个盒子,层层包裹之下终见一玉瓶。据他说,此玉瓶材质是昆仑玉,瓶体透亮,瓶顶有代表吉祥寓意的如意镶嵌,两边活动的环扣在凤凰羽毛雕刻上,玉瓶上有清代纹刺花纹。这是被他卖出去过两次的瓶子,但是还是回到了他的手上:第一次以1万出售后,买家找到徐士群希望能退货,第二次以3万卖出后,又被退了回来,于是,徐士群索性就当这是一场缘分,便将清代纹刺瓶包裹收藏起来,不再出售。


  记者疑惑15年来,徐士群是否收购到过假货,他笑称:“一路走来,我也是交了许多学费,才能练就火眼金睛的。”多年的积累使他的鉴赏能力与日俱增,请求他鉴定的人络绎不绝。“有一次,一个素不相识的人来到我店里,请我给他在网上淘到的一个和田玉玉玺鉴定真假。鉴定后,那个玉玺是用四川白玉冒充的新疆和田玉,我就建议他退货,帮这个刚入门的收藏爱好者减少了7000多元的损失。”多年来,他帮助都匀古玩爱好者鉴定了许多“宝贝”,帮助他们减少了很多损失,他也凭着真诚和热心在“古玩圈”结交了诸多好友。“古玩圈”的朋友都亲切称他为“老徐”,表达大家的喜爱与尊敬之情。


  徐士群说:“现在很多古玩爱好者抱着捡漏的心理,希望通过低廉的价格淘到宝物,这往往会让很多不法者钻到空隙,既然喜欢收藏就要舍得本,切莫因贪小便宜而吃大亏。”同时他也建议古玩爱好者们不要在网上购买古玩,在网上一般是淘不到真正的“宝贝”,大家谨防上当受骗,所以,他希望爱好古玩的人,经常到实体店去观摩,“实地”观察,才有真切的体会,获得真知灼见。这有时比金钱更重要。


  在徐士群看来,古玩作为中华文化遗产的一部分,不应单从金钱价值上考虑买卖,而应该从研究、鉴赏、收藏等“文明”的角度去收藏,所以他逐渐看淡个人得失,将自己收购的轿子、马车等物件拿到茶博园进行展览,希望人们能越来越重视本土文化,对传统文化有更多的认识,增加文明修养,提高鉴赏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