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 首页 > 市州县新闻>黔南 > 正文

圈粉的文创产品

  收藏,是一个爱好也是一门学问,中华五千年的历史,每一件藏品拥有着自己的故事。互联网的发展,给人们提供了很多便利,但也让许多假货能够流通市场,收藏一定要擦亮眼睛,多到实地考察,见到实物才能更好做出判断。黔南也有许多收藏人士,爱好文物,收藏文明,特别是关注黔南的地方历史文物和少数民族物品,为本土文明的挖掘和传承,贡献了力量和智慧。本期《大美黔南》聚焦“古玩·意”,敬请关注。


  故宫博物馆的口红一度热销,让人们感到了文创产品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作为传统民族文化丰富多样的黔南来说,文创产品的更新和多样,是助推旅游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马尾绣、牙舟陶、藤编、蜡染等文创产品纷纷走向市场,展示了黔南多姿多彩的文化。


  昔日生活必需品的牙舟陶,如今已经实现了迈向工艺的转变,价格就曾经来说,也千差万别。老一辈人们的土碗、土罐、土坛子,跃升成为装饰的工艺品,陶艺摆件、艺术茶具等。


  平塘牙舟陶始于明洪武16年(公元1383年),由江西传入,相传至今已有600余年历史。历史悠久的牙舟陶,在时光中愈加光彩。在20多岁的牙舟陶传承人张胜猛看来,牙舟陶的出路在于创新。“现在人们生活好了,以前的土方法和土艺术已经不能够适应时代的要求,要让牙舟陶发展下去,最好的方法就是适应生活的需要,跟上时代的步伐。”张胜猛说,一门手艺的传承,需要更多的年轻力量,需要更多新的理念。


  张胜猛说:“后面我到了景德镇等地去学习,就是想了解更多的制作技艺,将我们的牙舟陶发扬光大。”小玩具、小耳饰、瓶子、摆件,区别于以前的单一元素,如今张明猛家的牙舟陶种类格外丰富,“就像一些小物件,都作为旅游商品的多,来到我们家店里的人基本都会带上一两个。”


  独山的邓礼丹,带着她的贴绣作品“祥云神虎”走遍了世界上的很多地方。外形美观、制作精美、寓意吉祥的“祥云神虎”获得了不少奖项。做了30多年贴绣的邓礼丹,一开始制作贴绣,仅是为了谋生,不曾想这件事一做,就是几十年。她的贴绣作品,卖到了世界各地。“最多的就是当做旅游商品,每年都被人订了不少,常常供不应求。”邓礼丹说,因为自己一个人忙不过来,她就在独山开了一家店,专门给晚上下班的妇女们培训贴绣,大家一起交流,一起做。她说:“白天工人们就做自己的工作,晚上到我这里一起制作贴绣,能挣两份工钱嘞,而且,有人学,这门手艺就不会失传。”


  据了解,独山刺绣始于明清,工艺分为刺绣、绒绣、贴绣、抽纱、十字绣、马尾绣等,绣品色彩调和、纹饰大方,有人物、花草、鸟兽等图案,体现的是布依族等少数民族的生活情趣和美好向往,多用于衣帽、服饰、儿童肚兜、龙凤背扇(背带)等物件上。


  贴绣“祥云神虎”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种,其制作方法是用糯米浆将布料“浆”成“布壳”,然后以土布壳做成虎的模型,再把不同颜色的布料剪成云状,缠绕贴为虎身,称“云套云”,又在点睛之处加以“撒金”,用缠绕式的间隙针法加以固定,其神态夸张、威猛,惹人喜爱。


  要说文创产品,不得不提的还有水族的马尾绣。水族马尾绣作为水族妇女世代传承的一种特殊刺绣技艺,被称为“刺绣艺术的活化石”。在马尾绣制品畅销各地的同时,也让水族妇女过上了好生活。


  在三都中和镇,这里有很多妇女都会这个刺绣。50多岁的韦应丽,就靠着这门“绝活”,改变了人生。过去的她,丈夫生病,去过鞋厂打工,生活一度困难。后来回家的她,靠着马尾绣,走出了一条致富之路。


  韦应丽从15岁开始就学习马尾绣了,从最初的制作背带和衣服,到如今能够将当下流行元素与民族特色文化相结合制作各种产品,备受消费者的青睐。2010年12月获得韦应丽成为三都水族自治县首批非物质文化代表性传承人。


  在三都县中和镇,与韦应丽一样靠着马尾绣为生的人,不计其数,“指尖绝活”也变成了“指尖经济”。


  每一个文创产品的背后,都有它自己的故事。如何将这个故事讲好,发挥它最大的效果,需要每一个创造者的考虑。从当下文创产品界最具“网红”特质的当数故宫博物院,或许能够得到不少借鉴。


  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单霁翔总结了三点“爆款”心法:一是不简略仿制藏品,而要研讨今日人们需求的信息和日子需求;二是发掘藏品内在,寻觅与今日社会日子的对接点,用文明影响人们日子;三是不断寻找运用先进的科学技术方法,寻找无限远的传达才干。


  初始源于传统,而“古玩意”的发展终在创新。


  传统文明与现代之间的博弈与转化,是文创产品发展的路径。借用现代创意构思,找到传统与现代的平衡点,就能创作出赋有中国特色文化精髓且兼具生命力。